黑猫噜噜

东京食尸鬼乙女 歌者【下】

【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呐呐,你说的可爱的女孩是哪一个?”永近英良趴在桌上,凑到金木研身前,小声的问道,视线落到咖啡店内正为客人点单的少女侍应生身上。

“是那个女孩吧,说的也是呢。”

“不是啦,虽然她也挺可爱的。”

永近英良却不管他,而是高高举起手:“不好意思,我要一杯卡布奇诺。”然后在短发的可爱侍应生过来之后直接的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英!”金木研有些受不了好友这样的直接。

“……我的名字叫做雾岛董香。”

“董香小姐!你有男朋友吗?”金发少年大刺刺的问道,让羞涩的女侍应生转身跑掉了。然后他不仅不检讨,反而陶醉道:“真可爱…….”

面对这样的好友,金木研简直无力说话了。

‘叮铃——’

咖啡厅的大门打开,身穿长裙,紫发披肩的少女提着手袋走了进来。

“那个…….我说的女生……”金木研注视着从他身边走过的紫发少女,视线却有些飘忽。

已经一个月了,自从他说了那些话之后,已经一个月了,他再也没有见过铃庄小夜。如他所说的那样,打乱他生活的异数已经消失了,他可以自由的去喜欢合他喜好的普通女孩子了。只是为什么,哪怕是看见那么漂亮温柔的女孩子,却一点心动的感觉都没有呢。

“我说你是认真的吗?”永近英良双手环胸,严肃道。

“什么?”金木研茫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是和女朋友闹矛盾了吧?才告诉我说有中意的女孩子什么的。”

“不,那种事情,并没有……”

“还说没有!”永近英良敛下眉,声音低沉:“明明之前整个人都像打过蜡一样闪闪发光,问你却说没有,结果现在变成了脱水的蔬菜,问你还是否认。”

“少年啊,能够让男人变化这么大的,只有女孩子啦!快说,你是不是被对方甩了?”

打过蜡一样闪闪发光吗…….原来当时的自己在别人眼中是这样子的?

少年有些恍惚,却还是否认:“不,我并没有女朋友。”是啊,他和铃庄小夜,从来就不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啊。

“算了,就算是这个女孩子,我也能看见你失恋的瞬间了。”见好友不想说,永近英良也不勉强,生了个懒腰之后把钱放在桌子上:“我也差不多该走了。”

临出门,还不忘挥了挥手:“加油哦,妄想男金木同学。”

瞪着关上的门,金木研叹息着坐了回去,打开桌上的小说,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不知道,现在铃庄小夜在干什么呢,虽然从性格上来看,他猜测她一定是个脾气暴躁的女孩子,但是从她平时唠叨的话中可以知道她的人缘很好,几乎每天都有同学约她去逛街或者去甜品店。

但是啊,没有看过她长相的他,即使在街上擦肩而过,也一定认不出来吧。唇角勾起一丝苦涩的笑意,金木研收回思绪,回过头看向坐在他斜后方的紫发少女。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试试看别的可能性吧,不然,他总觉得自己会做出什么危险的决定。

“今天真的非常谢谢你的陪伴。”

夜晚灯火通明的街上,紫发少女郑重的对少年弯下腰,惹的少年也慌忙回礼:“我才要道谢呢,我玩的很开心哦。”

对方和自己喜欢着同一个作家,看法也很接近,金木研的确为此感到很开心,但是。

依旧没有心动的感觉。

啊啊,那个喰种少女,已经,忘不掉了吗……..

这么想着,金木研忽然觉得轻松起来,也对眼前名叫神代利世的少女产生了一丝愧疚,总感觉,通过她看清自己的感觉,是一种利用呢。

因此在神代利世提出因为家住喰种命案现场附近,能不能送她回家的要求时,于情于礼,金木研都无法拒绝。

走进一条建筑工地间的小道,神代利世笑着说道:“就在前面不远了。”

是吗?

金木研站住了脚步,既然对方已经到家了,那他是不是可以回去了?说不定今天晚上铃庄小夜会来找他,一想到这里,他连一分钟都不想再逗留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

“金木桑要回去了吗?”走到他前方的神代利世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他,脸上微微泛起红晕:“虽然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早就察觉了,你从之前就一直注视着我……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哦。”

“……啊….是这样吗……”

面对一边说着告白的话,一边向他走过来的少女,金木研尴尬后退的同时,也下定决心坦诚,对利用了她这一事实道歉。

“对不起,其实我……”

“金木桑是要拒绝吗?”走到他面前的紫发少女歪着头,手指抵在唇上,一双漂亮的眼睛染上赫色:“明明其他男人听到之后都很开心啊。”

“喰种?!”

金木研睁大了眼睛,手中提着的手袋掉在了地上。

“是哦。”

紫发少女撕去了温柔的假面,露出了癫狂嗜血的本性:“本来想在金木桑开心的时候动手的,但是金木桑一点都不配合。”

“算了,本来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把四处逃窜者的内脏全部拉出来……”

“那么,你知道名字叫铃庄小夜的喰种吗?!”

接受了一直以来所认为的温柔少女是个喰种的事实,金木研注视着那双满是残虐杀意的赫眼,反而向前踏了一步,急切地问道。

不是不清楚眼前人的身份,不是不清楚自己被认定为猎物,但是想知道,好想知道,哪怕只有一点点也好,那个女孩的消息…….

“铃庄小夜?那是谁啊…….”

身体弯成奇怪姿势的神代利世咬了咬手指甲,因为眼前猎物的特别反应,她难得的多说几句话。

“是在你身上留下气味的那个喰种的名字吗?听都没听说过啊,估计是什么小杂鱼吧,真奇怪啊,这么好吃的金木桑居然没有被吃掉呢。”

“并不是这样……”金木研牢牢盯着眼前的女喰种,微微笑起来:“我啊,已经被对方吃的一点都不剩了。”

不光是身体,就连灵魂,也已经被吃的干干净净了。

说完,金木研转身,用尽力气开始逃跑。

原本过了今晚,他就打算寻找铃庄小夜了,而他所能想到的方法,就是找到喰种询问罢了,明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怎么,却还是忍不住想要这么做。

但是啊,他的底线是知道了那个人的消息之后再被吃掉,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什么消息都没有得到就要被吃掉啊!

只是人类在喰种面前到底有多弱小呢?还没有跑出几步,金木研就被对方灵活伸长的赫子卷住了脚踝,被拖了回去,接着,被狠狠的甩向一边的铁皮护栏上。

手臂,好像断掉了…….

捂着左臂,金木研艰难的爬起来,额头有源源不断的鲜血流出。直到现在,他才对人类与喰种的差距有了清楚的认知。

啊啊,这样说起来,那个人对自己,真的是十分温柔了……曾经卷住自己的赫子,原来是这么强的东西啊。

发晕的大脑这么想着,还未向前走几步的金木研就撞进了一个人怀里。

是谁?神代利世神经质的呼唤还在身后,那么他现在靠着的人是谁?金木研艰难的抬起头,映入视线的,是一张泛着青黑色的狰狞面具,以及一双和神代利世一模一样的赫眼。

“……小夜。”

鼻腔内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嗅不到那熟悉的清甜香气,但就是那双眼睛,让金木研下意识的知道,眼前这个喰种,就是他想要寻找的那个人。之前不是还觉得如果在街上擦肩而过一定认不住来吗,为什么现在只是看见了那双眼睛,就轻易地认了出来呢。

“金·木·桑——”身后的呼唤迅速接近,然后停了下来。

“诶,你是——食人鱼?你手上抱着的那个,可是我的猎物啊!”神代利世眯着眼盯着眼前带着青黑色面具的喰种,不悦的说道。

“你的猎物?”

恍惚中的金木研听到熟悉的声音从耳边响起,然后感觉到濡湿温热的舌头一点一点舔尽了自己额上的鲜血。

“我怎么不知道我的歌者成为了别人的猎物?”温柔地用手指梳理着少年凌乱的头发,玲庄小夜的眼中却是与之不符的残虐杀意。

“这么说,你是打算跟我抢了?”身后的磷赫蓄势待发,但神代利世的声音中却透出浓浓的忌惮。

食人鱼的名号,可是从对手那被啃食的干干净净的骨架上得来的,吞噬了大量同类的食人鱼,谁也不知道她有多强。

“抢?”铃庄小夜的声音中满是不耐:“已经说过了吧,这家伙本来就是我的。”

“至于你——刚好最近挑战完附近区的S级,20区的话,就先拿你开刀吧。”

靠在少女身上的金木研看见纯白色的赫子从眼前扬起,然后绕过了他,接着,是强烈的震动。

铃庄小夜和神代利世之间的战斗并没有真正的分出胜负,而是被突如其来的意外打断了。

悬吊在待建大楼楼顶的钢材忽然掉落,将神代利世狠狠的砸在了下面,如果不是铃庄小夜身手更加灵活一些,现在一定也是个被砸在钢材下的结果。

抬起头看了一眼楼顶,铃庄小夜不悦的哼了一声,抱着怀里的少年离开。

风呼呼的从耳边刮过,金木研知道,是因为现在前进的速度很快的缘故。果然没过多久,就到了自己的住处。

而且,第一次看清了,铃庄小夜的样子。

精致的瓜子脸,秀气的鼻子和小小的嘴唇,以及一双和子夜一般漆黑的杏仁眼,是个如同猫一般的灵气少女。

原来长的是这个样子啊…….

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秀气甜美的少女,金木研在心底叹息,知道了样子,就不怕找不到了。

少女把他放到了床上,看了看他,接着皱着眉转身,金木研吃力的伸手抓住她的衣摆:“你要去哪?”

是要离开了吗?果然,不想和他再有交集了吧,他说了那么过分的话,没有吃掉他就已经很仁慈了。

“去买绷带和药品,你这里没有吧。”毫不犹豫的挣脱了他的手,铃庄小夜还是心软于少年小狗一般湿漉漉的眼神,僵硬的给出解释,接着从窗户跳了出去。

很快买好东西回来,玲庄小夜脱掉了金木研的上衣,一言不发的为他包扎伤口。

“为什么小夜会做这种事情?这样的伤势对于喰种来说,很快就会好吧?”

“爸爸是外科医生。”

好冷淡啊,小夜第一次用这种声音跟他说话。

“…….还在,生气吗?”注视着眼前面无表情的少女良久,金木研强忍着手臂的疼痛,声音微颤:“对不起,说了那么过分的话。”

抬头诧异的看了一眼红了眼眶的少年,玲庄小夜后知后觉的想起他指的是什么:“不,你并没有错,喰种和人类,的确不应该是那样的关系。”

“以后不会再来找你了,你可以好好的过你的生活,但是记住,那家叫古董咖啡厅不要再去了,里面是喰种的集聚地。”

就算不能再看见少年因为自己所展露出羞涩难耐的表情,不能再看到他纯稚如孩童的睡颜,这些都可以忍耐,只有能够在暗处守着他就够了。

“不、不是的!”不顾身体的疼痛,金木研急切的抓住眼前少女的手臂:“我……我只是,只是感觉到不安……”

“明明已经有了那么亲密的关系,但是对你却一无所知……你说喜欢我,可每一次都只是为了做那种事情。我想要更了解你,想要改变现状,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说了那种过分的话……”

伸手抱住沉默的少女,金木研将脸埋进她的颈窝:“……保持现状没有关系,失去兴趣之后吃掉我也可以,别离开……”

原来他心里是这么想的吗。

回抱住少年,玲庄小夜勾起释然的微笑:“蒙住你的眼睛,一开始是怕看见你厌恶的目光,后来就觉得如果被CCG发现的话,不知道我的样子,和我没有任何联系的你,就会被判定为是受害者。”

“和喰种扯上关系,可是重罪啊。而且,说不定以后我真的会把你吃掉哦,你不怕吗?”

金木研摇了摇头,把自己埋的更深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

如果真的对她心怀畏惧的话,怎么可能敢肆意对她发脾气甚至故意激怒她,不就是因为,他潜意识已经笃信,她绝对不会伤害自己吗。

抬起他的头,玲庄小夜摆出严肃的表情,郑重道:“那么金木君,你愿意跟我交往么?”

“这种事情……这种事情应该男方来说吧。”红着脸,金木研忍不住抗议,好像的确是这样,在面对这个少女的时候,自己一直处于弱势啊。

“那么回答呢?”

“……嗯。”

受了伤又流了血的金木研很快就撑不住睡了过去,玲庄小夜细细的为他掖好被子,躺在他身边,漆黑的瞳孔倒映出他的睡颜。

就这样保持下去吧,就算你善良温柔到软弱也没有关系,只要是你,怎么样都没有关系。变成我所知道的那个你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远离那个世界,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
下一篇是番外,为什么你们老是会漏掉😂😂😂😂😂😂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