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噜噜

东京食尸鬼乙女 歌者【上】

【世界上,独一无二,只属于自己的……那个人】

【好饿……好饿……好饿……】

咀嚼着口中美味的肉质,甜美的鲜血顺着嘴角滑落,但是不够,不够啊!不管吃多少,心底的那种焦躁和饥渴,都无法填满。

到底,缺少了什么呢?

蹲坐在大楼楼顶边缘,铃庄小夜仔细的舔舐着手指上的鲜血,逆流而上的风拂动她的长发,一双赫眼在飞舞的发丝中忽隐忽现。

每个人类都那么好吃,每个人类都能填饱肚子,但是无论她怎么进食,都清楚的感觉到,心底那块缺损,无法填满。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心底的那块缺损还在逐渐扩大,就快要,吞噬掉她的理智了。

好空虚啊——到底需要什么,才能填满那块缺损呢?

以前的记忆如同搁置在毛玻璃之后,无法看清无法回忆,但是铃庄小夜还隐约记得曾经看过一本关于吸血鬼的小说。

那是和她们类似的暗夜种族,虽然靠着鲜血为生,可是每只吸血鬼都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歌者。那是对自己有着致命吸引力的鲜血,那是能让自己变的更加强大的诱惑。

那么喰种呢,是不是每只喰种都有一个独一无二,只属于自己的歌者?

自己的歌者在哪呢…….

遥望着看不见一颗星星的漆黑天空,铃庄小夜跃下数十层高的大楼,在半空中惬意的舒展身体,修长的赫子从身后伸出,缠住另一栋大楼墙外的凸起装饰物轻轻一荡,灵巧的身影顿时消失在城市的夜幕中。

在夜幕中穿梭,玲庄小夜寻找着下一个猎物。其实肚子已经吃饱了,但是还想要,还想要更多更多……真是糟糕啊,总觉的这么下去,会变成另一个‘大噬’呢。

忽然,她的视线落到了下方一名正独自行走的年轻男性身上。那是一名看起来还未成年的少年,骨架纤细,相貌普通。

但就是这个少年,只一眼就让玲庄小夜激动的浑身颤抖,心中升起的莫名喜悦就像火焰一样舔舐着她的全身,让她的灵魂沸腾,就是这个少年,让她内心的那块缺损生出满足感,让她因为满足而战栗的同时渴望更多更多!

这个少年,难道就是——能够填满她心底缺损的补丁,让她能够变得更加强大的,只属于她一个人的歌者吗?

金木研独自走在回家的路上,天色已晚,一路上除了路灯之外,一个人影也看不见,只有偶尔响起的几声狗叫。

这是考上大学以来,每一天晚上都要走过的道路,按理说应该早已习惯。可是金木研老是觉得背后发毛,总觉得有什么人在跟着自己,但回头望去,灯光昏暗的笔直小道上一个人影也看不见。

“应该是错觉吧……”

少年咕哝了一声,把这种感觉归咎到下午看的一本结局阴暗的小说上。前方已经能隐约看见住处的一角,他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

因为今天回来的格外晚,金木研洗过澡之后没有习惯性的再看一会书,而是直接关了灯,上床准备睡觉。

此时已是初夏,空气中已经带着几丝闷热,金木研并没有拉上窗帘,窗外路灯的灯光伴随着几缕晚风落到他身上。

他闭着眼,但并没有马上睡着,忽然,晚归时那种被人注视的感觉又来了,金木研睁开眼,看见一个黑影正蹲在窗台上,逆光的姿态让他无法看清这个人是男是女,却清楚的看见了那双即使在黑暗中也依旧明亮的红色赫眼。

赫眼?是喰种——!金木研吓的抽了一口气,坐起身向后退去,但很快就靠在了墙壁上,无法后退。

有冰冷而光滑的东西卷上了他的腰,牢牢锁住了他的身体,然后他看见蹲在窗台上的黑影踩到他的床上,向他走来。

“……不、不要吃我…….求求你。”

明明已经恐惧到了极点,却闭不上眼睛,反而将眼睛睁大到了极致,已经适应的黑暗让金木研清楚的看着睁着赫眼的喰种迈着漫不经心的步子走到他面前,然后蹲了下来。

那双代表着残暴食人种族的赫眼就近在咫尺,少年才明确的认知到自己从未遇到过,却被所有人畏惧的喰种究竟是如何恐惧的存在。

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还会经历可怕到极点的啃食,这样的认知让少年害怕的浑身发抖,有温热的液体源源不断的流出眼眶。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为什么他要遇到这种事情啊!明明、明明待在家中,却遭到喰种上门,为什么这么倒霉的事情会落到他身上啊啊啊!

心底不甘的悲鸣在回响,金木研却做不出哪怕一丁点的动作,腰间缠绕着的冰凉时刻提醒着他,此刻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什么样的存在,那是——人类的天敌。

蹲在他面前的喰种终于有了动作,身体前倾,将头靠向他的肩膀,有灼热的呼吸拂过他的皮肤。

要被吃掉了么——!

金木研闭上眼睛,等待皮肉被撕咬的疼痛。

但过了许久,除了有规律的拂过他颈部皮肤的呼吸外,没有一点疼痛传来。

怎么回事?这个喰种在做什么?

这么想着,思维稍稍回笼的金木研嗅到了一股混合着铁锈味的清甜香气,那是他面前的喰种身上所散发出的味道。

是女性吗?眼角的余光注意到那未曾束起的长发,金木研心中的恐惧因为喰种迟迟没有动作而消退了些许。

“……就是这个味道。”甜美软糯的声线从极近的地方钻进他的耳朵,接着金木研感觉到身前的女喰种靠上他,颈部的皮肤上也传来被柔软物体磨蹭的触感。

到、到底想要做什么…….天敌做出这样亲昵的动作,在神经绷紧的瞬间,金木研也稍微感觉到有些不自在。

女喰种自他的颈间抬起了头,伸手捧住了他的脸,凑近他:“呐,你的名字?”

隔着黑暗能隐约看到的柔和轮廓,不带一丝恶意的甜美声音,即使一双赫眼依旧殷红如血,但金木研还是有那么一瞬间被迷惑了。

“……金木…….研。”

“……金木研……研。”女喰种念着他的名字,拉长的甜糯声线让她把三个字念的黏腻暧昧,让金木研升起一种莫名的感觉。

“呐呐,研!”女喰种靠在他身上,平淡的语气染上了丝丝缕缕的兴奋:“你猜我想对你做什么?”

做什么啊…….身为只有吃人肉才能活下去的喰种,面对人类想要做什么呢?

缠绕在身上的赫子放松了些,却开始像蛇一般滑动,如同在暗示她的话。也许是因为死亡临近,而这个女喰种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做伤害他的事情,金木研恢复了更多的理智。也开始下意识的拖延时间,如果有人看见这个女喰种进入他的家,并且报警的话…….

“……大概是,吃掉我吧?”

“没错没错!研真聪明!”

女喰种的声音中充斥着莫名的成就感,让即使在生命受到威胁的前提下的金木研都忍不住想要吐槽。

这种如同夸奖自己孩子又认识了一个新词的喜悦是要闹哪样。

“那么,要怎么吃呢,”

贴在他脸上的小手动了起来,弄的他有些痒,却因为她口中的血腥话题而不敢挣扎。

“全部吃光光的话…….下次就没有了,人类可不像喰种那样能够再生啊。可是研那么好吃,不吃根本忍不住啊!到底应该怎么办,啊啊啊,真是好苦恼啊。”

明明是那么甜美好听的声音,却说着如何吃掉自己的话题,金木研苦笑着希望对方能够犹豫的时间长一些,或者少吃一点,这样自己说不定能够活下来。

“啊!决定了——就这么吃吧~~~”

刚刚还想着对方能够犹豫的久一点,下一秒就已经决定了吃法,金木研瞬间觉得今天自己大概是逃不过了,希望英知道自己死掉的消息不要太伤心了。

贴覆在身上的重量徒然加大,鼻腔嗅到了更加清晰的清甜香气,还有落到唇上的柔软触感……等等,哪里不对啊!

张嘴想喊,但所有的话都被探进口中的滑溜小舌压了回去。

“唔——!”金木研睁大眼睛,下意识的挣扎却在身上赫子的束缚下显得无力。

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压倒在床上的人类少年承受着让他全身泛起酥麻的舌吻,晕乎乎的大脑勉强的运转,难道刚才所谓的吃,是指…….?

一瞬间,失去死亡威胁的金木研脸颊爆红。有冰冷的小手顺着睡裤的松紧探了进去,然后握住了他那个不能说的地方。

少年仰起头,身体因为刺激而微微颤抖。但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明明意识还惧怕着身上的这个人,可因为恐惧而浑身冰冷的身体,却因为那羞耻地方的抚弄而发热升温。

身体背叛了意识,毫无挣扎的顺从于欲望。

黑暗的房间内弥漫着淡淡的麝腥味,少年无力的躺在床上,身体因为余韵而有些发软。

事后并没有马上离开的女喰种就趴在他身上,温热的呼吸有节奏的喷洒在他光裸的皮肤上。

“……为什么是我……这种事情。”抬手捂住仍泛着高温的脸,金木研沙哑着嗓子问道。

“喜欢你哟,研。”女喰种发出轻轻的笑声,濡湿的舌舔过他的耳廓,沿着颈部的曲线,细密的亲吻着。

“……等、等一下,请不要……唔!”

金木研试图阻止那暧昧的动作,却又因肩膀上突如其来的疼痛僵直了身体。

还是,要被吃掉吗?

肩上的伤口正在被细细的舔舐,安静的环境让他能够清楚的听到那舌头带走血液的黏腻声响。女喰种柔软而甜美的声音再次毫无阻碍的传进他的耳朵。

“你是我的歌者,是我的猎物,今天不会吃掉你。但是啊,如果你敢找CCG的话,不光是你,还有你的朋友会怎么样,我就不敢保证了。”

“……”

不会被吃掉的庆幸和毫不遮掩的威胁让金木研的心情一下子复杂起来。可来不及让他多想,脸颊上落下一个柔软的吻,接着被子将他盖了个严严实实。

“现在什么都不许说,给我乖乖睡觉,不然就吃掉你哦。”

怎么可能睡的着啊。

在发生了即使是被强迫的亲密关系之后,金木研心里对女喰种的畏惧去了大半,老老实实的闭上眼,却忍不住在心底腹诽。

本以为不可能睡着的他,却在片刻之后就无法抵挡从心底涌上的困意,沉沉的睡了过去。

“啊——”

在闹铃的‘滴滴’声中,金木研睁开眼,惊叫了一声坐了起来。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能够一眼看到底的房间之后叹气了一口气,捂住脸。

原来是梦啊,被女喰种袭击,然后被强迫着做了这样那样的事情…….幸亏是梦…….

庆幸的想法在视线触到赤裸胸膛上暧昧的痕迹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再顺着隐隐的疼痛扭头看看左肩上那个已经结痂的牙印。

如同被抽光了全身的力气,金木研一下子倒回床上,连呻吟的力气都没有了。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原来…….不是梦啊。

遇到这种情况,到底要怎么办才好啊。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