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噜噜

东京食尸鬼乙女 歌者【中】

【结束吧,这样的生活】

空调正徐徐输送着冷气,坐在矮桌前的黑发少年认真的写着作业,原子笔在摇动间留下秀气的字迹。

照射在笔迹本上的明亮灯光忽然蒙上了一层阴影,少年想要回头,眼睛就被厚实的绸布蒙上。有柔软的身体覆上他的背脊,带着些许刺痛和痒意的吮吻密密麻麻的落到他的后颈。

“等、等一下,作业…….”

握住试图从T恤下摆伸进去的冰凉小手,金木研气息不稳的想要躲开落在后颈的亲吻,却被轻而易举的压倒在榻榻米上,嘴巴也被堵上,所有要说的话都被伸进口中的那条小舌卷走。

力气微弱的挣扎无果后,少年泄气般的伸手环住身上少女的脖颈,任由她啃骨头一般吻遍全身,再一点不剩的把他吃干抹尽。

从一开始的畏惧挣扎,到现在的无奈顺从,金木少年历时两个月,其中的种种辛酸难以向他人述说。

等到最后一点体力都被榨干,取下蒙眼绸布的金木研不出意料的发现房间内一片黑暗,趴在他胸口的少女只能看见隐约的轮廓,唯有一双赫眼在黑暗中清晰可见,

“……今天放学之后也有和班上的女生去甜品店,唔恩,明明是那么好看的蛋糕,吃起来的味道却那么恶心。强忍着恶心吃下去还要违心称赞真是好吃,然后强行吐出来的感觉也好讨厌,可是不去又不行,还有隔壁班的那个女生真讨厌啊,不但虚荣嗓门还很大,真想吃掉她……”

Balabala…….

少女叽叽喳喳的抱怨个不停的摸样完全就像一个普通的高中女生,如果没有那双赫眼的话。

“那下次就点能喝下去的咖啡吧,就说肚子还不饿之类的。”注视着那双眼睛,金木研想了想,根据对方透露给他的喰种知识给出建议。

自从两个月前被‘袭击’之后,因为威胁以及羞于启齿的‘人身伤害’,金木研没有选择举报,而是怀着一种复杂的心理瞒下了这件事。然后就在肩上的齿痕结疤脱落之后遭到了女喰种的第二次‘袭击’,并且得知了她的名字,铃庄小夜。

接下来,这种突然袭击就变成了两三天一次的固定事件。而无法举报,又躲避不能的金木研就逐渐的和女喰种铃庄小夜发展成了眼下这种畸形的关系。

明明除了名字之外,连脸都不曾见过,却和她拥有着男性与女性之间最亲密的关系。

第二天一早,金木研独自醒来,身边早已没有昨晚和他一起入睡的身影。做完亲密的事情之后陪他入睡,然后在他睡着之后离开,这,也是惯例。

怀着庆幸的心态收拾好桌上不需要立刻交给老师的作业,金木研吃完早饭,去了学校。

上完了课,金木研和好友永近英良一起,坐在学校里的露天咖啡吧里,一边聊天,一边写昨晚还未完成的作业。

“话说起来啊,金木,我今天才发现我们学校可爱的女生还蛮多的呢。”脚蹬着桌子,让椅子一晃一晃的永近英良环顾了一下身边来往的学生,感叹道。

“哦。”金木研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注意力依旧放在作业上。

“我说金木你也太无趣了啊!”

‘嘭’的一声趴在桌子上,永近英良鼓起脸:“都上大学了,你怎么还跟高中时一样啊?就知道读书读书的,快找一个女朋友好好度过美好的大学时光啊!呐呐,有没有喜欢的对象?”

女朋友…….

金木研停下原子笔,脑海中闪过铃庄小夜趴在他身上时的模糊轮廓。摇了摇头,晃去那个身影,淡淡的道:“没有。”

“那喜欢的类型呢?按照金木你的性格的话,一定是喜欢性格温柔,和你一样喜欢看书的女孩子吧?”

手搭着凉棚四下搜索着目标,永近英良猜测着好友喜欢的类型。

铃庄小夜一点也不温柔,反而像个话唠,说起话来就停不下来,而且动不动就说要吃掉这个人吃掉那个人,生活中的话说不定脾气很暴躁。

‘啪——’金木研抬手用力捂住脸。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收回四处张望的视线,永近英良担心道。

“啊啊……嗯,身体忽然有些不舒服…….我先回去了。”随手把笔记本塞进包里,金木研胡乱应了两声,就匆匆的离开了学校。

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老是想到铃庄小夜。男女朋友?自己和她吗?怎么可能啊……他们之间怎么可能会是这种关系呢,他最多只是她排解寂寞的玩具吧,等到失去兴趣,就会被她毫不迟疑的吃掉的玩具。

低着头走在路上,金木研只觉得脑子里一团乱。

“啊——!”

耳边传来一声惊叫,金木研抬起头,后知后觉的注意到因为自己没看路,撞到了人。捡起对方掉落在地上的纸袋,他对着跌坐在地上的紫发少女伸出手:“抱歉,我没有看路,你没有受伤吧?”

“我没事。”

紫发少女借着他的力道站起来,拍了拍灰,接过他手中的纸袋,温柔的笑道:“只是不看路是不行的哦,这样很危险。”

目送少女远去的背影,金木研有些恍惚的想起永近英良说的话,是啊,他喜欢的是性格温柔,和他有着相同爱好的女生。比起铃庄小夜,刚才的这个女生才是他所喜欢的类型啊。

这一次偶遇,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但金木研没想到,他在第二天又遇见了这个带着眼镜,笑起来非常温柔的紫发少女。

对方正走进一家咖啡店,鬼使神差的,金木研跟在她身后,也走进了这家名字叫做【古董】的咖啡店。

这家咖啡店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咖啡的味道十分不错,店里的气氛也很好,是个适合看书消磨时间的地方,无关那个少女,金木研几乎是立刻就喜欢上了这家店。

喝着香醇的咖啡,金木研的视线朝坐在他斜上方的紫发少女飘去,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对方进这家咖啡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去关注这个少女。但是他就是这样去做了,似乎是想要借此证明一些事情。

对方看到他时毫无反应,看样子已经不记得他了,是啊,那么普通而毫无特点的他,谁会见一次就记住啊,又有哪个女孩子会真的……喜欢呢。

这么想着,金木研在接下来的几周里,却又去了几次这家叫做古董的咖啡厅,期间又见到了那紫发少女一次,并且发现对方正看着一本自己曾经读过的小说,有人和他的爱好相同,对此,他感觉到很高兴。

只是今天,他的运气并不怎么好,那个紫发少女没有来。无聊的望着窗外,旁边桌两名高中女生的对话隐约落到他的耳朵里。

“nei,由美酱,我总觉得浅本君并不喜欢我呢。”

“小茜你怎么会这么觉得啊,不是那家伙先提出交往的么?”

“是这样没错啦,但是……家的方向不一样,从来没有跟他一起回去过,再加上班级也不一样,交往了这么久,我都不认识他的朋友,而且假期他从来都没有叫我出去过,就连平时打电话都是我主动……”

“诶——浅本那家伙居然这么过分?!小茜你干脆跟他分手好了啦,我给你介绍别的男孩子啊。”

“……但是,就算是这样,我也喜欢着浅本君啊。他不让我进入他的圈子,一定是我做的不够好吧?我……不想和他分手。”

“你啊…….”

听不下去了!

掏出钱放在桌子上,金木研猛的拉开椅子,在其他人诧异的目光中冲出了咖啡厅。

烦躁烦躁烦躁——!明明只是高中女生的感情问题,为什么他听了却那么烦躁,而且还找不到理由。

最近的他,到底是怎么了。

这种毫无缘由的烦躁一直持续到了晚上,甚至影响到了他的思维,摊开的笔记本已经放置了快一个小时,他却一个字都没有写。

“研——酱!”

甜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视线被熟悉的黑暗遮蔽,少女柔软的身体扑到他身上,脑袋埋进他的劲窝不停的磨蹭。

“这几天有没有想我?小夜有很想研哦。”

骗人,明明除了名字什么都没有留下!

少女跨坐在他身上,弯腰将吻落到他的唇上,撑在他胸口的双手不老实的画着圈。熟悉而清淡,混合着铁锈味的清甜香气将他笼罩。

以往会让他面红耳赤心跳不已的暧昧动作,今天却统统变成了点燃他烦躁感的火星。

“够了——!”第一次,金木研偏头躲开了少女的亲吻,伸手用力握住撑在他胸口的纤细手腕。

    “……这样的日子,我已经受够了。”

少年的声音轻柔到了极点,但与之相反的,是他身上压抑到极致的气息。

“整天沉浸在何时被你吃掉的恐惧中,身体成为你打发时间的玩具,这样的日子我受够了!你知不知道,你的存在已经破坏了我的生活?!”

“就算被你吃掉也没关系,这样畸形的关系我也想要结束了,已经无法,再忍受下去了。”

在眼罩制造出的黑暗中,金木研肆意的发泄着心中的烦躁,甚至在故意的激怒身上的女喰种。

这样决断的话,本应该视线相对才更有说服力,但金木研却觉得自己只有在看不见铃庄小夜的情况下,才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话。

“原来……在研的心里,一直是这样想的吗。”

少女的声音在良久的死寂之后响起,话语间听不出喜怒的平淡让金木研忍不住心头发紧。

“……那就结束吧。”

终于要结束了吗?

金木研闭上眼睛,感觉快窒息到疼痛的心脏一下子空了下来,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只是时间过去了许久许久,想象中的痛苦却一直没有到来。

伸手摘下蒙在眼睛上的绸布,金木研看见眼前空无一人,只有窗帘在夜风中轻轻翻飞。

评论(2)

热度(15)